栀子花开-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3-20 浏览次数:

  栀子花开-新闻网栀子花开 点击数:加入时间:2005-06-08 栀子花竟然又开了。 说完这句话,我已经在后悔看见一朵错过时令却依然盛开的栀子花,因为这会使我因此而倍感忧伤。很多时候,遗忘比铭记更简单。可是一旦回忆浴火重生,却也更痛苦。 一两棵繁茂的栀子花树,醇香而湿润的空气,精巧的竹席,假寐的我,便能组成最让我欢喜的风景。偶尔会有一两片花瓣或者叶子落在我的额头,悄无声息地融入梦乡。于是我会梦见母亲捧着一大把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从树下走过,轻弹我的额头或者小小地刮着我的鼻子,微笑着唤我回家盛水养花,然后我便飞奔着扑向水池,迎接即将绕梁的花香。端午前后,我最经常的嗜好便是攥一只粽子站在树旁,咬一口赏片刻,咬一口嗅片刻,所有的感官得到释放,感觉仿佛在飞翔。 及至长成,我依然乐于时常撷一朵夹在书页中当作书签或者干脆藏进书包,糅合着墨香,任由慢慢飘散。或者随着我,弥漫。伍员山麓、长荡水畔,晨曦茶女、暮云渔工,家乡的角落,生活的瞬间,和着花香,镌刻在我凌乱而四散的足印里。 却也是极不经意地,便错过了这一年栀子花开的几日,错过了漫折一朵簪衣襟的喜好,甚至没有来得及让母亲帮着做些什么。只是偶尔想起去年数人一道赏花的时候仿佛相约来年继续一些笨拙的话题。然而我却可能是忘记了。于是一切芬芳和吟唱在身边灰飞烟灭,我想或许可以等待下一个来年或者更遥远的某一天。我想悉心呵护家中那些时常令我牵肠挂肚的花树,就像呵护一个永久的约定一个漫长的等待一个坚定的誓言,却也是在呵护自己。 去年的这个时候,谁会懒散地潜藏在阴暗的角落间,目光迷离而晦暗,皮肤犹如死去一般毫无光泽,血液几乎窒息;去年的这个时候,谁会百无聊赖,如现在一般,捧一杯水怔怔地发呆,安静而漠然,时间于之如粪土,光阴虚度;去年的这个时候,谁会像一个四处流浪的乞丐,四处播撒浑身的酸臭与腐败,堕落不堪。去年的这个时候,谁在用一种近乎幼稚的姿态面对所拥有的一切。 拢起翅膀,生活像一只疲倦的飞鸟,落尽了柔软的羽毛,重重地跌落肩头。没有哀号、没有乞求、没有挣扎,甚至没有希望。笑声虽然放肆,却依然太软,软得经不住泪水的冲刷与时间的打磨。 透过店堂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窥视自己,就像聆听窗外雨点的敲击声一般枯燥而乏味。这个时候在我身旁经过的鲜亮色彩显得格外醒目养眼,但是在我从玻璃前转过神来的瞬间夺走我全部目光与迷恋的却只是一支素雅的半开半合的白色花骨朵。一朵正在盛开的栀子花,蕴含了所有让我迷醉的花香,以及我没有花香的那一整年。 陶醉在翩然而至的岁月里,恍如隔世,顿时只觉得漫天花雨、芳香四溢。(李亮)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